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实务
【审判专家解读民法典④】樊志军:这种情况不能隐瞒,否则配偶可申请撤销婚姻!
作者:樊志军  发布时间:2020-09-04 13:08:21 打印 字号: | |

婚姻家庭制度,是夫妻关系和家庭关系的基本准则。现行婚姻法于1980年通过,2001年修改。为更好地应对婚姻家庭领域发生的新变化,今年5月审议通过的民法典,将婚姻法整合为第五编婚姻家庭。与现行婚姻法相比,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完善,也新增了一些规定。

除了离婚冷静期,民法典关于婚姻家庭关系还有哪些新规定与新调整?我们请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樊志军结合案例,就部分条款进行解读。

【法条索引】第1053条(隐瞒重大疫病的可撤销婚姻)

一方患有重大疫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提出。

简而言之,该条规定了隐瞒重大疾病的可撤销婚姻的内容及行使撤销权的期间,废除了现行婚姻法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这条重病禁止结婚的条款。

现行婚姻法下,一般认为患有严重遗传性疾病的人属于禁止结婚的情形。假如,李某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宜结婚的遗传性疾病,但他与王某自小青梅竹马,感情良好,双方有结婚的打算。如果按照现有婚姻法,李某属于禁止结婚的情形,婚姻自始无效。

而民法典1053条之规定,则改变了原有的法律效果。民法典赋予李某如实告知王某自身患有遗传性疾病的义务,同时一定条件下保障其结婚自由的权利。只要王某能够接受李某的病情和可能的婚姻后果,两人完全可以结婚。但考虑王某并不能准确评估李某病情对两人婚姻生活的影响程度,该条规定给予王某在一定期间内撤销该婚姻的权利,只有在她知道或者应该知道李某患该疾病的一年内行使撤销权,该婚姻关系才可撤销。超过一年时间,法律不再予以保护。

【法条索引】民法典第1088条(离婚经济补偿)

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在现实家庭生活中,女方往往承担了更多的养育子女、照料老人的义务。在夫妻双方办理离婚时,女方如果以对家庭付出较多,主张离婚经济补偿,按照现行婚姻法和民法典最新规定,可能出现判决结果截然不同的情形。

下面,以梅某诉萧某离婚纠纷案为例,予以说明。

梅某与萧某19999月结婚,结婚时双方对财产作了书面约定,即婚后除购买生活必需品由双方共同开支外,各自的收入归各自所有。婚后1年儿子出生,梅某辞去工作在家悉心养育儿子,同时利用自己的工作关系帮助萧某招揽业务,还把患有慢性病的婆婆接来同住。随着萧某事业的发展,他们搬进了200多平方米的复式小楼,添置了奥迪轿车等。20037月,梅某从萧某手机短信中得知丈夫在外与别的女人同居。梅某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并要求萧某给予自己相应的家务劳动补偿和离婚损害赔偿。

就本案而言,双方对于财产在结婚时已有约定,约定不违反法律的规定,离婚分割财产时应依约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考虑到本案梅某为抚养子女已辞去公职,在家从事家务劳动,而且还专门照顾了萧某患病的母亲,为家庭生活付出了较多的义务。从照顾女方和子女利益出发,人民法院对梅某要求家务劳动补偿及离婚损害赔偿的请求给予了支持,依据《婚姻法》第40条、第46条的规定,判决萧某一次性补偿梅某15万元及支付离婚损害赔偿1万元。

应该说,本案的女主人非常幸运,正是由于梅某与萧某书面约定了实行婚内财产分别所有制,其主张承担家务、对家庭付出较多,要求离婚经济补偿的诉讼请求,才被法院予以支持。

现行婚姻法下,女方主张离婚经济补偿,需证明夫妻实行婚内财产分别所有制,因大多数家庭没有类此约定,女方要求离婚经济补偿的请求往往会被人民法院予以驳回。

本条民法典的修改,删除了婚内财产分别所有制的前提条件,今后,只要当事人对家庭负担了较多义务,就可以主张适用离婚经济补偿,其权益就应得到法律的保护。

【法条索引】民法典第1091条(离婚损害赔偿)

“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二)与他人同居;(三)实施家庭暴力;(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五)有其他重大过错。”

先看两个案例。

赵某、孙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因孙某长期与第三者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导致夫妻感情破裂。孙某于200410月起诉要求离婚,赵某答辩要求孙某赔偿精神抚慰金80000元。

经审判,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同时告知赵某对精神抚慰金赔偿另行起诉主张权利。赵某另案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孙某给付精神抚慰赔偿金80000元。孙某主张原离婚生效判决认定被告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没有认定被告与他人同居,请求驳回赵某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认为,赵某要求孙某给付精神抚慰金80000元,实则是要求离婚过错损害赔偿,本案中被告孙某在离婚时虽有一定过错,即与他人有不正当关系,但尚未达到法定损害赔偿的条件和程度。因赵某尚无证据证实孙某行为符合现行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等四种损害损害赔偿的情形,故原告赵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再举一个案例。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妻子郭某与他人通奸并育有一子。丈夫徐某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损害赔偿。法院认为,通奸并生育子女的事实不属于法院能支持离婚损害赔偿请求的情形,对徐某要求过错方承担离婚损害赔偿的责任不予支持。

上述两个案例,“长期与第三者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与他人通奸生子”的情形给当事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但当事人要求离婚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却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其原因在于,现行婚姻法对主张离婚损害赔偿,仅限“重婚、与他人同居、家庭暴力及虐待遗弃家庭成员”四种情形,现实生活中多发的“出轨、非婚生子、一夜情”等现象都不属于婚姻法主张离婚赔偿的范畴。

新颁布的民法典,相对于婚姻法新增加了“有其他重大过错”的兜底性规定,这意味着民法典赋予了法官对“有其他重大过错”情形的解读和自由裁量权,上述“出轨、非婚生子、一夜情”等婚内重大过错,有望得到法院认定,案例中赵某、徐某的离婚损害赔偿请求在民法典施行后有望得到胜诉的判决结果。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孙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