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指导案例
原审被告人魏某某职务侵占罪宣告无罪案
——审查实际出资人界定企业产权,区分罪与非罪
作者:韩宇川  发布时间:2020-05-26 15:02:22 打印 字号: | |

   【基本案情】

涉案企业沈阳市某汽车出租租赁公司的工商登记档案记载,该公司于1992年11月注册成立,公司法人是被告人魏某某,企业性质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金50万元,其中流动资金30万元,资金注明来源为上级拨款及集资,固定资金20万元,为一台标志车。1999年3月沈阳市集体企事业资产核资办公室对涉案企业做出《城镇集体企业清理甄别认定书》,认定涉案企业为集体企业。2006年3月被告人魏某某提供虚假的职工代表大会决议,以买卖的方式将涉案企业的一处790.87平米的房产过户到其儿子魏某天名下。经辽宁行健房地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估价,2006年6月30日该房产价值人民币483.58万元。 根据上述事实、证据,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魏某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的规定,对被告人魏某某应以职务侵占罪处罚。

审理情况

    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魏某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被告人魏某某不服上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案企业产权性质不清为由,发回重审。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重审后改判被告人魏某某无罪。

公诉机关抗诉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公诉机关指控原审被告人魏某某犯职务侵占罪证据不足,原审法院认定原审被告人魏某某无罪,适用法律正确,抗诉机关的抗诉理由不成立,具体理由如下:

(一)关于抗诉机关提出的涉案公司是由沈阳市计经委和建行沈阳市分行共同成立的联办公司的抗诉理由,不予支持。1联办公司成立的相关材料有《关于联办沈阳市小汽车出租公司的请示》、《关于成立沈阳市小汽车出租公司的批复》、《联办沈阳市小汽车出租公司协议书》、《沈阳市汽车出租租赁公司章程》、《关于成立沈阳市汽车出租租赁公司的申请》等书证,记载时间是从1992年5月3日至1992年6月20日,而1992年6月26日中央颁布并实施了不允许党政机关办企业的文件,致使双方的合作终止,没有证据证明联办公司进行过工商注册,上述相关材料只能证明联办公司的筹备过程,并不能证明其真实注册成立。2.联办公司的筹办材料来源于证人崔金某提供的原件,而非工商管理部门提供。这些盖有公章的筹办材料原件作为工商登记的必备材料,在公司注册时,需要向工商登记部门提供,并保存在工商登记部门而非经办人手中,故从证据来源上进一步佐证这些筹办材料在当时亦已作废,没有用于工商注册,联办公司没有真实成立。3.联办公司的联办协议、章程记载内容和涉案公司的工商档案记载内容存在根本性的不同。①主管单位不同,前者为沈阳市计经委和建行沈阳市分行,后者为沈阳市于洪区计经委;②企业登记性质不同,前者为全民所有制企业,后者登记为集体所有制企业;③注册资金数额及来源不同,前者约定注册资金45万,资金来源没有明确,后者注册资金为50万元,其中固定资产20万元(企业主要设备登记为轿车一辆),资金来源为上级拨款及集资,但上级单位于洪区计经委证明其没有出资,原审被告人魏某某称固定资产20万元是其在沈阳市机电公司汽贸中心借来的一台标志轿车;④利润分配不同,前者约定公司利润的50%作为补充联办双方办公经费(其中小车办50%,市建行50%),40%作为公司生产发展资金,10%作为公司人员奖金,而后者没有做出利润分配形式的规定。4.没有证据证明市计经委或建行沈阳市分行按照联办协议和章程,认交过约定的45万注册资金,对涉案公司进行过利润分配以及设立管理委员会,实现对涉案公司的经营管理。5.现沈阳市计经委和建行沈阳市分行均未认可与涉案公司存在关联,亦不对涉案公司财产主张权利。6.涉案公司向建行沈阳市分行有过多次贷款,但这属于企业之间的经营行为,且涉案公司均按期还清贷款,故不能据此认定涉案公司是建行沈阳市分行投资成立的。

综上,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沈阳市计经委和建行沈阳市分行的联办公司真实注册成立,亦不能证明涉案公司是联办公司的延续

(二)关于抗诉机关提出的应认定涉案企业为集体企业的抗诉理由,不予支持。1.涉案企业的注册资金来源不清,故认定该企业为集体企业缺乏重要依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关于印发〈清理甄别“挂靠”集体企业工作的意见〉的通知》的相关规定,以及对从事企业甄别工作的人员调查笔录可以确定,对企业性质的认定是以企业成立时的实际注册资金来源作为主要依据,即谁投资谁所有。故涉案公司的注册资金来源对企业性质的认定至关重要,而现有证据尚不能证实涉案企业的注册资金来源。2.涉案公司在管理方式、利润分配形式及职工失业安置等方面不具有集体企业性质。涉案企业于1992年12月3日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2008年11月24日吊销营业执照,期间原审被告人魏某某任法定代表人和经理职务,实际经营管理该公司;于洪区计经委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其没有派人参与涉案公司的经营管理;市计经委于2014年10月18日向沈河区人民法院的复函证明其与涉案公司无行政、资金等方面联系;没有证据证明建行沈阳市分行对涉案公司进行过经营管理;没有证据证明涉案公司成立过职工大会等权利机构从事经营管理,故不能支持涉案公司的经营管理形式具有集体企业的性质。在涉案公司的利润分配方面,抗诉机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于洪区计经委、市计经委及建行沈阳市分行分配过该公司的利润,亦没有证据证明涉案公司存在职工股金及确定公积金、公益金、劳动分红和股金分红的比例并按此分配过利润,故不能支持涉案公司分配形式上具有集体企业性质。在涉案公司的职工安置方面,2008年该公司吊销后,没有上级主管单位对其人员进行安置和救济,而是由原审被告人魏某某安排该公司人员到其新公司工作,故不支持涉案公司的职工安置具有集体企业性质。3.1999年3月沈阳市集体企事业资产核资办公室对涉案企业做出《城镇集体企业清理甄别认定书》,认定涉案企业为集体所有制企业,但这次甄别是以涉案企业1992年工商登记中记载的注册资金来源为上级拨款作为认定基础,现于洪区发改委出具《情况说明》,证明于洪区计经委未对该公司出资,也未派人参与该公司经营管理,故1992年涉案公司的工商登记记载的注册资金来源存在错误,进而该甄别结论缺乏证明效力,不能据此认定涉案企业为集体企业。

综上,涉案企业的注册资金来源不清,又没有证据支持其实际经营管理、利润分配形式及职工失业安置等方面具有集体企业性质,故认定该企业是集体企业存在疑点,证据不足。

(三)关于抗诉机关提出的原审被告人魏某某转移涉案企业房产的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犯罪构成的抗诉理由,不予支持。目前的证据尚不能确定涉案企业的性质,不能排除涉案企业是原审被告人魏某某个人所有的可能,达不到定罪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其他合理怀疑的程度。若涉案企业是魏某某个人所有,其处置公司财产的行为不具有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性质,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犯罪构成的客体要件。

综上,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抗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后公诉机关继续抗诉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省高法指令铁岭市中级法院再审,结果仍是判决被告人魏某某无罪。    

典型意义

本案是坚决保护民营企业产权,依法纠正损害民营企业产权错案活动的典型案例。

我国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巨变,民营企业产生、生存、发展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和社会条件,涉及到企业改制、企业产权界定等问题的刑事案件时,一定要考虑当时的客观情况,不能仅以书面的文件记载而定案,要坚持实事求是,注重多方面的调查、多角度的分析,客观、公正地认定事实、做出裁判。本案是涉及假集体真个人企业界定的典型案件,案件审判中,人民法院不简单以工商档案记载的书面证据定案,而是注重寻找当时见证人证明、长期的企业利润实际分配、职工安置的实际承担等多方面证据,结合当时许多个人企业都愿以集体企业名义开展业务的社会背景等,公正、合理地定案,不仅保护了民营企业家的合法人身权益,也保护了民营企业的合法产权,有助于民营企业家专心创业、放心投资、安心经营,让其财产更加安全、权利更有保障。

 

 

 

 

 


 
来源: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孙阳